Saturday, September 10, 2016

"your relationship with him is like a joke"

Sunday, August 28, 2016

august 2 0 1 6

now is definitely a bad time in my life
probably the worst by far
i'm just too vulnerable, i know

moving on with life is endless lessons
so many decisions to make
so many consequences to take

this summer has been crazy
i take a look back
i have not been in KL for this period of time since 3-4 years ago
jinx?
i know, i sometimes (most of the time) blame too much
as most people say

maybe one gain most one one lose all
i have been blessed to have all the good vibes and good people surrounding me
for that i'm really grateful
because then i understand
the presence of them are truly based on our relationships
however its scary to learn that i depend on all this support
as i know how fragile relationships are on the contrary

what the host said in Prague now comes back to me
how funny it resonates with what JT recently said, who barely knew me
but read me through my eyes

did i allow this?
of course i did

am i still dwelling on it?
of course i do

why do i not take a step?
...

until there's nothing left in me
i believe i'm leading myself to a path
all broken will bloom flowers
for i still have faith

Tuesday, December 29, 2015

今天很没有mood

回顾二〇一五,实在太多事情了。
一切还来不及消化就已经成为了过去。

今天最深刻的感受,莫过于昨天她的离世。
关于死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关于失去,我们又可以如何抵抗?

2015年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那么多人离开的一年。
从D,到T,还有三位好朋友的母亲,以及同事的丈夫。。。
我想起了奶奶、外婆、二姑,还有E和B。
这一场一场的葬礼,在潜移默化中给我烙下了不少痕迹。

今年,父亲突然被检验出皮肤癌。
这会儿算是顺利度过了。
从爷爷开始,我们知道这是家族病史。
我也属于高风险一群。
但知道了又如何。
不知道,又如何。

天灾 - 人祸,今年都齐了。
马来西亚人说黄撑黄,希望明天会更好。
全世界人跟极端份子对抗,战火中的不幸没有得到谁的怜悯;
但微风依然凉快,阳光依然温暖。

今年,我也笃定地做了决定。
一跨步,就差不多到年底了。
之前一年的彷徨,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那些在我生命里出现的人,每个都带着相逢恨晚的姿态。
我真心希望,我们都能携手走好这条路。

其实生活和支撑生活的所有事情根本无法割舍。
眼前拼凑生活的核心全都那么重要,那么掏心掏肺。
我真的不太清楚自己已经到了什么状态。
但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
一种我略战战兢兢地用心品尝的感受。

每一天都是一个考验。
每一天都只有一次的机会。
我们被赋予相同的时间。
我们都可以从有限的范围内选择。

无论谁都拥有自己的今天。

Labels: ,

Saturday, May 02, 2015

记你那橘色的眼镜框

一切来得太突然
我回想起我们零碎的对话
我甚至昨晚梦见我梦见你
梦中你穿着天蓝色的西装外套
很模糊
不知怎的我跟着你走
后来发现你原来还是离开了
只是正式地告诉我
好像是上天堂
我不确定
我嚎啕大哭
好久没有这样哭
当我发现自己是梦见自己梦见你
我以为眼泪会浸湿枕头
但没有
我发现我在实际的情况下不容易掉泪
因为我想起了其他过世的
外婆
祖母
朋友
姑姑
相识一场的

你说你和太太相识于布拉格
我因为看见那谁正在游东欧而想起
你说你女儿长大了不愿意牵你的手
我看见她的时候只能想起我们这段对话
你说你母亲是泰国人
葬礼上我没见到她

我们的相识很短暂
你却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回忆
是你再次让我相信
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是可以很简单的
只要你对人微笑
人家就会给你回敬一个笑脸

我还不能接受
因为我们上个星期才一伙人吃饭开玩笑
我还无法释怀
因为你说你要跟我庆祝生日
结果你却在我生日的这天悄然离开

时间差不多了
你将变成大家口中的故事
大家的记忆中的你会随着对你不同的感受而改变
你或许会变成很多种不同的你
在大家的心目中

脑袋里还是不断翻起你对我说的一些有的没的
也许我在长大或长老之际
你狠狠地把“害怕失去”实实在在地烙印在我身上
是一种你对我最后的关爱
提醒我必须感恩珍惜活在当下

本来就这样了
但因为昨晚还是今早那一梦
我想把这些想法都写出来

最后说一声:很高兴认识你 可以的话 希望我们有机会再做朋友 你一路好走

Labels: ,

Friday, January 03, 2014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2013)



after watching the movie, i'd really like to watch the first version during the 40s.
besides, other than falling in love with Cheryl, I fell in love with this song too.

Major Tom, Happy New Year!

Monday, January 07, 2013

但如果写下去,或者~

是2013年跨年


烟花声此起彼落,屋内的各个窗户都能看见不同处绽放的烟花。
伴着他的打呼声,我的心情很平静。
跨年的重要我似乎已经完全领悟,真的只需要重要的人在身边,关心的人在好好地,这样就够了。什么庆祝狂欢,什么聚会侃谈,这一切都只是表面的接洽,远不及心底的一份真挚。
2012年发生了不少事情,所以感觉上过得很快。许多的人事已非,许多的高潮迭起,我都一一经历,一一吞噬并一一消化。至少,此刻的我感觉安稳,没有不安,只有向往。
家里似乎没什么重大需要急切关心和长期劳心的负担,这对我无疑是个恩赐。我也享受对家里作出的小小贡献,让我觉得就算被全世界遗忘和抛弃,家门还是为我而开。
事业的转捩点所带来的兴奋和未知的经历让我有往前冲的勇气和盼望,我非常期待。虽然人事总是会带来不必要的伤脑筋,但毫无挫折也不对,人生的历练也许就在这趟练就一身铜皮铁骨,未尝是坏事。
感情相当稳定,踏入第四个年头,经过不少,感觉像是过了7、8年。事到如今,我还不能完全接受,却也坦然地自若地经营着了。我更无法说服自己的是,我竟然如此幸福。眼前的,我们并肩作战。未来的,我们勇敢创造。
关于创作,我还是无法自律。心没定下来的关系?我不懂。也许我习惯等待那一个moment。总是能带领我,激发我的那个特别时刻。
爱我的人,我努力回报他们给我的爱;我爱的人,我努力地付出给他们的爱。大概就是这样继续下去吧。
无论如何,2013稳下脚步了,也毫不犹豫地持续前进。15分钟前,我在打第一个句子;15分钟后,我即将结束这篇文章。无论如何,一如往常,都不回头了。

Labels: ,